交通基础设施结构问题突出问题

点击:1631 日期:2015-09-16 选择字号:
   我国交通运输经过近50年的发展,形成了初具规模的综合运输体系。改革开放以来,交通运输基础设施总量规模扩大,质量和技术装备水平,整体结构改善,对国民经济发展的制约状况在不断好转,一个颇具规模的现代交通运输体系已初步形成。但与此同时,也存在许多方面的问题。
    一、总体规模依然偏小,结构性矛盾
   我国幅员辽阔,人口众多,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交通运输需求将会持续增长。按国土面积和人口数量计算我国的运输网络密度,在世界上处于较落后,与欧洲各国及美国等经济发达国家无法相比,就是与印度、巴西等发展中国家相比,我国仍存在较大差距(见附表)。
   交通基础设施的缺乏,将对我国国民经济的高速发展造成严重障碍,在主要运输通道上,客货运输能力严重不足,若不能尽快加以改善,国家提出的发展经济,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增长和提高人们生活水平战略,将会因交通的限制而难以实现。
   与此同时,交通运输的结构性矛盾。目前的运输结构格局是在运输资源严重短缺的情况下形成的,各种运输方式在市场分工上没有充分发挥各自的比较优势,存在盲目竞争和无序竞争,这种结构性矛盾又进一步影响了运输效率的提高,降低了交通运输基础设施的供给能力。
   二、空间分布不平衡,不利于区域协调发展
   交通运输线路综合密度能够较准确地反应出一个地区的交通基础设施的水平。从数看,西部的铁路营业里程、公路里程和内河航道里程公里数全部低于东中部地区,其中铁路营业里程和公路里程与东部接近,中部的铁路营业里程高于东部。但从交通运输线路综合密度来看,东中西呈现出明显的阶梯状发展差距,东部和中部分别为西部的2.7倍和2.3倍。以公路为例。新中国成立50多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20年来,西部地区交通事业也得到了较快的发展。但其公路发展水平与东部地区相比仍存在着较大的差距,而且差距还在拉大。交通运输基础设施的严重不足已经成为制约西部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
   目前我国东部、中部与西部在基础设施水平上存在较大的差距。总体看来,东部地区基础设施建设已经进入“基本适应型”,某些指标已经达到中等收入国家水平。中部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属于“随后-跟进型”,而西部地区则处于滞后状态,严重制约经济发展。因此,加快基础设施的发展,是国家产业政策的首要目标,更应该是西部产业政策的首要目标。
   三、技术装备水平较低,运输效率有待提高
   从总体上讲,我国交通运输的技术装备水平与发达国家有较大差距,如铁路在货运重载、客运高速、自动化管理方面发展缓慢,目前仍处于起步阶段;公路仅占公路总里程的1%多一点,等外公路比重高达20%以上;内河航道基本上处于自然状态,水航道比重很小,能通行300吨级船舶的五级以上航道里程仅占12.3%;大部分港口装卸设备及工艺落后;民航航空管制、通信导航装备落后,已不适应民航的进一步发展。交通运输运力结构的不合理,影响了运输效率的提高。